邮箱登录
English
全球央行熄火之际,各国政府接过宽松的枪
来源:信息部转载总会网站     日期: 2018-11-28

金融危机过后,当经济一旦开始复苏,有些国家会转向紧缩的财政政策,也就导致了2010年至2016年间财政政策每年对GDP增长构成0.4个百分点的拖累。
 
如今美联储等全球央行都在寻求退出宽松,如果财政刺激接力,就将为经济提供支撑。
 
以Bruce Kasman为首的摩根大通经济学家们也在近日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全球财政政策正在发生显著转变。
 
他们认为,更加宽松的财政刺激将推动明年全球GDP额外增长0.3个百分点,为这个十年中最大贡献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也在上周发布的最新展望中警告称,如果全球经济再度遭遇急剧下滑,各国政府需要的是随时准备降低税收、增加支出。
 
其实早在10月末,一直致力于削减开支的英国政府就已直接宣布“即将结束紧缩时代”。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在公布2018秋季预算案时,承诺英国政府将在未来五年里增加开支及减税,提高个人所得税门槛和最低工资标准并增加国防和道路基建开支。
 
另外意大利也正因预算案和欧盟闹得不可开交。而随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任期进入倒计时,这位被称作欧盟财政纪律把关人的离开或意味着欧洲财政紧缩时代的结束。
 
此外,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联邦支出增加以及人口老龄化等趋势都让财政赤字快速膨胀。
 
而华尔街会员专享文章《深陷债务泥潭的当今,全球却再度掀起“宽财政”浪潮》中提到,在这种财政宽松的情况下,政府加大了发债融资的力度,也就导致全球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
 
从美国联邦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到,美国债务总额较衰退前的水平增加了一倍多。美国总体公共债务水平预计将在2022年升至GDP的82%,大幅高于2007年的35%。
 
欧洲的情况也差不多,公共债务总额已经达到GDP的86%。除了意大利外,葡萄牙、比利时和希腊的债务在GDP中的占比也都超过了100%。
 
不过OECE强调,虽然一些国家的公共债务很高,但鉴于央行的资源枯竭,财政政策仍或是当前唯一的缓冲手段。
 
牛津经济学院经济学家Adrian Cooper也表示,宽松政策可能会在2019年再次促进美国GDP的增长,并“继续提振就业增长和消费者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