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English
首页 >>决策参考>>正文
关于推进中国(陕西)自贸试验区建设和 发展的三点建议
来源:秘书处   时间:2019-8-20   

一、依据地理和产业优势创设具区域特色的陕西自贸区

在国家“东中西协调、陆海统筹”的全方位、高水平对外开放新格局中,一个不沿江、不沿海、不沿边的内陆地区陕西,对应国家“一带一路”和西部开发战略,已置身为中国向西开放的前沿,变身为以东部进入西部,乃至于“联通欧亚、承东启西”的门户,亦造就了具有特殊战略意义的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

从历史上看,陕西是历史上“一带一路”的起点、古代丝绸之路经济带第一枢纽,我国第三批自贸试验区之一 ── 陕西自贸区,所需探索的重点,无疑是内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新模式,打造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通过陕西自贸区的建设,促进和加大西部地区门户城市开放力度,更好发挥“一带一路”建设对西部大开发带动作用。

事实上,陕西自贸区的地理地位和区域发展特色是十分鲜明的,实现内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已经具备“通道”和“平台”,例如陕西陆地空港──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促进空港陆港联动发展,推动“长安号”货运专列开行至欧洲;举办多年的欧亚经济论坛、西洽会暨丝博会,引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府对话、企业合作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互动。西安领事馆区和欧亚创意设计产业园、丝路健康产业园、世博文化体验园等对外交流相关园区的建设和运作亦更新了陕西对外交流模式。此外,陕西加快建设国家一流的科技创新中心、研发性的产业发展示范区、军民融合产业发展高地、技术研发基地和科技成果孵化中心,对于推进陕西自贸区的建设是十分有利的。

所以说,陕西自贸区的设立,不仅对应国家“一带一路”和西部开发战略的布局,陕西自贸区的建设和发展,同样是促进陕西经济大发展的契机,值得珍惜和把握。

二、加强与香港业界的沟通善用境外资源促进陕西自贸区发展

香港拥有“一国”和“两制”双重优势,作为连接内地与环球巿场的桥梁,一方面提供专业服务,协助内地企业“走出去”,同时为内地城巿引入资金、技术和人才等的双向服务。香港作为内地“超级联系人”的角色是十分明确和肯定的。

根据上海自贸区提供的资料:2017年一季度,上海自贸区注册公司有38000家,其中注册的外资企业10691家,而香港注册公司就有4565家,占上海自贸区外资注册企业的43%;2013年至2016年间新设香港外企3187家,注册资金5504.5亿美元,均占上海自贸区注册外资资本和数量的首位。

香港与陕西的经贸关系也不例外,至今香港投资以项目数量、合同金额和实际利用金额计算,一直均排在所有在陜西投资国家和地区的第一位。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香港同样可以担当“超级联系人”的角色。特别是陕西自贸区在建设中,同时亦承担着提升利用外资水平、拓展新型贸易方式、推动金融制度创新、构筑全方位立体化开放国际大信道等等重要任务。而香港这个成熟的经济体,在法治建设、市场监管、税制管理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也同样可以为陕西自贸区建设提供更多的借鉴作用。

例如,在金融服务方面,香港连续22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选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香港的股票市场与深圳和上海相连,是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之一,香港也是世界人民币结算中心,凡此种种都足证香港有能力为“一带一路”的庞大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服务,这也是陕西自贸区设法利用的资源。

在物流方面,香港位于亚洲的中心地带,能够在4小时内到达亚洲主要市场、5小时内接触世界一半人口。正在建设的三跑道系统完成后,香港国际机场将有能力每年处理约1亿乘客和900万吨货物。香港的货物和服务可以在CEPA等优惠政策下便利地进入内地,而“两制”之便则让香港有与内地城市不同的经济和社会制度,及广阔的全球商业联系。因此,在“一国两制”下,香港可以将陕西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联系起来。

虽然陕西自贸区内,集纳陆海、陆空、陆路等“海陆空”多式联运通道于一体的国际内陆港已俱成型,然而要使“联通欧亚、承东启西”物流无缝衔接,效率均需不断改善和提高,因此加强对香港物流业涉及货运,运输,物流和配送“供应链管理”;物流信息系统营运、建设和管理的经验的认识、参考和借鉴,对于陕西自贸区建设和发展都是十分重要的。

香港国际化的程度非常高,人才储备也非常的丰富。可以为陕西自贸区建设提供更多的智力和人才的支持。陕西自贸区可以围绕企业的需求,来认真分析内地专业人才知识结构和业务技能,探索建立陕西自贸区人力资源信息库,储备不同类型的人才。甚至可以在香港定期组织行业的招聘会,让自贸区形成影响力,吸引优秀的人才向自贸区集聚,形成人才交易、定向培养、技能培训等功能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

我建议成立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的基地,这个平台为抓手,成为招募香港及海外人才的一个平台,以低成本、便利化、配套成熟的完善空间载体为基础,形成一个具有引才、引智,创业孵化、国际化综合性创新平台的一个功能,以适应陕西自贸区建设和发展的需要。

因此陕西自贸区的建设中,应重视、加强与香港各界特别是工商界的联络和沟通,对标香港行业运作机制,学习香港高水平管理和服务,为陕西自贸区建设设定高标准。

三、积极复制推广前二批自贸区经验重视陕西保税区的建设

据悉,在陕西自贸区挂牌百天之内,结合本地实际积极探索,完成复制推广第一、二批自贸试验区成功经验超过80项,效果显著。只有以更坚定的改革决心,更务实的改革举措,更大的胆子、更快的步子,真正为广大企业服务,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个改革创新“试验田”一定能发挥更好的作用。

从上海自贸区发现史看,“四年分三步走”:2013年9月正式挂牌时,属“上海自贸区1.0版”:仅有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直至2015年4月扩区,形成“上海自贸区2.0版”:增加三个区陆家嘴金融片区、金桥开发片区、张江高科技片区。直至2017年3月,进入“上海自贸区3.0版”:批准全面深化改革“三区一保”方案。

可见上海自贸区四年成长改革探索,相当长时间集中在主体为贸易的保税区方面。从上海自贸区数据看:〈2013年至2016年商品销售额分别为12373亿元,13879亿元,14300亿元,15050亿元;2013年至2016年进出口总额7039亿元,7623亿元,7754亿元,7836亿元,还有税务部门税收508亿元,576亿元,591亿元,665亿元。〉在全球贸易下降的情况下,2016年上海自贸区商品销售额仍达到1.5万亿元,进出口总额达到了7836亿元,国家税收达到665亿元。可见保税区的建设,对于自贸区的发展作用极大,贡献良多。

陕西自贸区三个片区内,已存在西安高新综合保税区陕西西安出口加工区、陕西西咸保税物流中心、西安综合保税区,而我国现存的免税区、保税仓库、自由港、出口加工区、自由过境区、自由关税区、对外贸易区虽然经济自由化程度比一般园区为高,但总体上属于“境内关内”的海关特殊监管区,与真正的自贸区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

根据《京都公约》定义:“一国的部分领土,在这部分领土内运入的任何货物就进口关税及其他各税而言,被认为在关境以外,并免于实施惯常的海关监管制度。”这类在一国领土内划出一个区域实行自由贸易政策的做法,其核心是强调“境内关外”的自由贸易。即以国际通行的“境内关外”政策,取代内地保税区实行以行政许可和审批制度为手段的“境内关内”政策,才具备国际定义自贸区的功能。

上海自贸区突破即实行“境内关外”的管理模式和政策,都是陕西自贸区学习复制和运用推广的。例如“负面清单管理”,外资企业分立、合并或者其他重要事项变更审批将改为备案管理;取消外资持股比例或经营范围等诸多限制,吸引外资及民间资本;出口货物越过关境线即为出口,进口货物在贸易区内,免于向海关申报以备案制取代过往的报关制等等,逐步与国际接轨。增加市场灵活性,将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加工、制造、贸易和仓储物流企业聚集,迭加中国的产业升级,令自由贸易区对于物流的集聚效应将更加显著。

陕西自贸区在建设中认真学习和积极运用前二批自贸区成功运作“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固然重要,陕西自贸区仍可发挥主观能动性,结会陕西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的特点,以务实和大胆的改革举措,进行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在落实获得中央部委批准的政策中,制定各种配套便利措施和细则,令陕西自贸区的发展更加迅速,打造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

 

(许智明先生为香港国际投资总商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