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English
首页 >>决策参考>>正文
提升陕西经济外向度 德勤中国顾问会议第九届会议建言报告
来源:秘书处   时间:2020-4-27   

亚洲经济的崛起和大宗商品贸易已成为主导世界经济走向的两大趋势。据估计,在 2020 年之前全球贸易每年都会保持在平均 7% 的增长率。亚洲预计将占其中的 60% 左右。正因如此全球贸易焦点也已从欧洲、北美等传统贸易中心转移到亚洲。亚洲经济发展看中国,中国的发展在西部。陕西作为西部重镇,需要进一步提升经济外向度,参与亚洲及全球经济的建设。

“不沿边、不靠海”的地理条件限制陕西外向型经济发展,但“一带一路”战略和自贸区的成立为陕西提升经济外向度提出新视角,从经济、交通、商贸、金融、文化等方面带来陕西与国际市场的经贸合作机会。数据显示,上半年陕西省进出口总额1202亿元,同比增长27%;其中陕西对中亚地区贸易额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倍。另外,陕西作为西北地区唯一自贸区,挂牌3个月以来已新增注册企业3000多家,新增注册资本近1200亿元。

受益于“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建设,凭借其高端优势产业、丰富的文化资源以及交通信息的枢纽作用等优势,陕西有潜力进一步提升优势产业出口,提高对外贸易的运力和效率,成为向西开放的引擎。

一、配置优势出口产业链

全球的外贸增长和资源投入正向高端制造业聚集,陕西可以借助其制造业的优势,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深化与重塑。西安航空基地航空企业年进出口额8.5亿美元,其中出口额6亿美元,陕西具备成为中国航空制造和维修领域领导者的潜力。以电子核心基础产业、集成电路、通讯终端设备制造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2016年实现增加值384亿元,增长18.8%,也将带动陕西高附加值产品出口。

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转型。飞机维修领域,除了现有的飞机维修服务,还可以借鉴新加坡经验,开发一些专门针对航空业的解决方案,包括:飞机停飞待用服务,确保第一时间为待修飞机配送关键备件;备件物流服务,旨在提供涵盖耗材和周转件等备件的定制化的、全方位的售后支持;航空备件库存的整合式物资管理;发动机、起落架及其他高值、超大型零部件的专业化运输服务。在文化贸易领域,陕西具有其他省份不可比拟的历史人文底蕴,丰富的文化资源可转化为文化贸易,对接国际文化服务贸易市场。减少文化服务领域对外资准入的限制,同时发挥自身历史文化优势,将旅游、人文、教育结合。同时发展住宿餐饮业,吸引更多星级酒店入驻,以适应国际游客的需求,打造良好的旅游环境。

释放能源及资源贸易优势。陕西石油、天然气及煤炭储量丰富,能源产业是陕西的优势产业。“一带一路”沿线很多东南亚国家仍处在缺电状态,为陕西能源输出提供市场。另一方面,很多中亚国家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通过“一带一路”战略与中亚国家开展能源贸易合作也利于缓解国内能源资源消耗问题。另外,陕西的农业国际合作及出口也大有可为。被划入自贸区的杨凌示范区是中国唯一的农业高新技术示范区,在涉农方面的研发、产业以及服务都已形成规模和品牌优势,借助“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带来的机遇,拓宽特色农产品德销售网络,提高海外市场份额和知名度。特别是随着西安至中亚的国际货运班列开通运营,搭建了连接中亚的物流大通道,陕西与中亚国家的农业合作方兴未艾。

二、打造“虚拟+物理”综合交通物流枢纽

未来交通物流枢纽的竞争力将不仅取决于运量,而更多取决于对数据和信息的应用能力以及金融支持能力,因此陕西需要将自己定位为“虚拟+物理”综合交通物流枢纽。数据和信息应用能力方面,通过对货运信息和数据的管理,实现掌控和优化货物运输;加强对信息和数据管理相关知识和能力,提高跨境贸易结算能力;打造交通和物流IT神经中心,并努力成为交通物流行业创新性IT应用和解决方案的发源地。

金融支持能力和金融创新方面,吸引金融、保险等金融机构入驻,鼓励自贸区内金融机构面向海外市场的人民币金融产品创新;开展适应加工贸易、转口贸易和服务贸易等新兴贸易业态结算便利化的创新试点;支持开发新的金融产品以支持陕西发展物流、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提升自贸区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融资的便利性。

继续提升物理交通物流枢纽功能。如拓展国际航线提升货运能力,支持境外航空公司、货代企业以自贸区为基地发展国际中转业务;开通更多国际货运班列等,从而大力提高国际运输的便利性、提高物流服务的能力。加强贸易及运输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基础设施建设模式方面,探索PPP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

三、制度创新推动“引进来”与“走出去”

融合“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建设,探索内陆开放,参与陆上贸易规则制定。陕西自贸试验区在市场准入环节已实现“一口受理、并联审批、多证合一、多项联办”机制,大大提高企业的便利性。陕西还需积极探索内陆开放的新路径与模式。如铁、空、公、水多式联运模式下,运单、载具的互认,推动关检衔接和效率提升,从而降低多式联运的成本;以及探索国际铁路供应链金融、国际铁路外贸综合服务、国际铁路冷链进出口等方面的新规则。

吸引人才、保留人才,在借鉴其他自贸区经验同时结合自身特点,探索更有效的奖励机制和招才引智措施。如推动跨境服务业人员职业资格互认,提供在自贸区工作、居住的外籍人士社会保障,简化自贸区内企业外籍人才签证、就业许可等相关审批程序,为自贸区内企业因业务需要多次出境的中国员工提供办理出国出境证件的便利。

陕西企业走出去,面临目的国家政治、法制及商业等不同层面的风险,政府需要研究海外市场,为企业提供当地政策、法律、商业、人文等方面的指导,为陕西企业走出去探路、铺路。

事实证明,货源、运力、金融功能及政策制度的完善将吸引国内及跨国公司将其贸易的运营部门设在当地。如果陕西能够抓住“一带一路”战略和自贸区带来的机遇,随着贸易量的不断攀升,这些公司在当地的业务日渐壮大,逐渐发展成为区域或战略性总部,履行很多重要的职能,包括货运和物流管理、业务开发和全球采购、金融和资产管理等。各个企业也因此而派驻高层主管来陕西管理西区业务及发展模式。这一切将推动陕西成为跨国公司西部市场决策中心以及国际商贸物流中心。

 

大家好!

亚洲经济的崛起和大宗商品贸易已成为主导世界经济走向的两大趋势。据估计,在 2020 年之前全球贸易每年都会保持在平均 7% 的增长率。亚洲预计将占其中的 60% 左右。正因如此全球贸易焦点也已从欧洲、北美等传统贸易中心转移到亚洲。亚洲经济发展看中国,中国的发展在西部。陕西作为西部重镇,需要进一步提升经济外向度,参与亚洲及全球经济的建设。

“不沿边、不靠海”的地理条件限制陕西外向型经济发展,但“一带一路”战略和自贸区的成立为陕西提升经济外向度提出新视角,从经济、交通、商贸、金融、文化等方面带来陕西与国际市场的经贸合作机会。数据显示,上半年陕西省进出口总额1202亿元,同比增长27%;其中陕西对中亚地区贸易额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倍。另外,陕西作为西北地区唯一自贸区,挂牌3个月以来已新增注册企业3000多家,新增注册资本近1200亿元。

受益于“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建设,凭借其高端优势产业、丰富的文化资源以及交通信息的枢纽作用等优势,陕西有潜力进一步提升优势产业出口,提高对外贸易的运力和效率,成为向西开放的引擎。

一、配置优势出口产业链

全球的外贸增长和资源投入正向高端制造业聚集,陕西可以借助其制造业的优势,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深化与重塑。西安航空基地航空企业年进出口额8.5亿美元,其中出口额6亿美元,陕西具备成为中国航空制造和维修领域领导者的潜力。以电子核心基础产业、集成电路、通讯终端设备制造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2016年实现增加值384亿元,增长18.8%,也将带动陕西高附加值产品出口。

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转型。飞机维修领域,除了现有的飞机维修服务,还可以借鉴新加坡经验,开发一些专门针对航空业的解决方案,包括:飞机停飞待用服务,确保第一时间为待修飞机配送关键备件;备件物流服务,旨在提供涵盖耗材和周转件等备件的定制化的、全方位的售后支持;航空备件库存的整合式物资管理;发动机、起落架及其他高值、超大型零部件的专业化运输服务。在文化贸易领域,陕西具有其他省份不可比拟的历史人文底蕴,丰富的文化资源可转化为文化贸易,对接国际文化服务贸易市场。减少文化服务领域对外资准入的限制,同时发挥自身历史文化优势,将旅游、人文、教育结合。同时发展住宿餐饮业,吸引更多星级酒店入驻,以适应国际游客的需求,打造良好的旅游环境。

释放能源及资源贸易优势。陕西石油、天然气及煤炭储量丰富,能源产业是陕西的优势产业。“一带一路”沿线很多东南亚国家仍处在缺电状态,为陕西能源输出提供市场。另一方面,很多中亚国家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通过“一带一路”战略与中亚国家开展能源贸易合作也利于缓解国内能源资源消耗问题。另外,陕西的农业国际合作及出口也大有可为。被划入自贸区的杨凌示范区是中国唯一的农业高新技术示范区,在涉农方面的研发、产业以及服务都已形成规模和品牌优势,借助“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带来的机遇,拓宽特色农产品德销售网络,提高海外市场份额和知名度。特别是随着西安至中亚的国际货运班列开通运营,搭建了连接中亚的物流大通道,陕西与中亚国家的农业合作方兴未艾。

二、打造“虚拟+物理”综合交通物流枢纽

未来交通物流枢纽的竞争力将不仅取决于运量,而更多取决于对数据和信息的应用能力以及金融支持能力,因此陕西需要将自己定位为“虚拟+物理”综合交通物流枢纽。数据和信息应用能力方面,通过对货运信息和数据的管理,实现掌控和优化货物运输;加强对信息和数据管理相关知识和能力,提高跨境贸易结算能力;打造交通和物流IT神经中心,并努力成为交通物流行业创新性IT应用和解决方案的发源地。

金融支持能力和金融创新方面,吸引金融、保险等金融机构入驻,鼓励自贸区内金融机构面向海外市场的人民币金融产品创新;开展适应加工贸易、转口贸易和服务贸易等新兴贸易业态结算便利化的创新试点;支持开发新的金融产品以支持陕西发展物流、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提升自贸区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融资的便利性。

继续提升物理交通物流枢纽功能。如拓展国际航线提升货运能力,支持境外航空公司、货代企业以自贸区为基地发展国际中转业务;开通更多国际货运班列等,从而大力提高国际运输的便利性、提高物流服务的能力。加强贸易及运输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基础设施建设模式方面,探索PPP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

三、制度创新推动“引进来”与“走出去”

融合“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建设,探索内陆开放,参与陆上贸易规则制定。陕西自贸试验区在市场准入环节已实现“一口受理、并联审批、多证合一、多项联办”机制,大大提高企业的便利性。陕西还需积极探索内陆开放的新路径与模式。如铁、空、公、水多式联运模式下,运单、载具的互认,推动关检衔接和效率提升,从而降低多式联运的成本;以及探索国际铁路供应链金融、国际铁路外贸综合服务、国际铁路冷链进出口等方面的新规则。

吸引人才、保留人才,在借鉴其他自贸区经验同时结合自身特点,探索更有效的奖励机制和招才引智措施。如推动跨境服务业人员职业资格互认,提供在自贸区工作、居住的外籍人士社会保障,简化自贸区内企业外籍人才签证、就业许可等相关审批程序,为自贸区内企业因业务需要多次出境的中国员工提供办理出国出境证件的便利。

陕西企业走出去,面临目的国家政治、法制及商业等不同层面的风险,政府需要研究海外市场,为企业提供当地政策、法律、商业、人文等方面的指导,为陕西企业走出去探路、铺路。

事实证明,货源、运力、金融功能及政策制度的完善将吸引国内及跨国公司将其贸易的运营部门设在当地。如果陕西能够抓住“一带一路”战略和自贸区带来的机遇,随着贸易量的不断攀升,这些公司在当地的业务日渐壮大,逐渐发展成为区域或战略性总部,履行很多重要的职能,包括货运和物流管理、业务开发和全球采购、金融和资产管理等。各个企业也因此而派驻高层主管来陕西管理西区业务及发展模式。这一切将推动陕西成为跨国公司西部市场决策中心以及国际商贸物流中心。